费德提克故事:《声》

7Hawk 7Hawk 2020-04-02 12:42 64500 来源:英雄联盟宇宙 举报

作者:JARED ROSEN

费德提克故事:《声》

王者十位,王座十张,

王冠九顶,加冕头上。

独剩一人,掘土墓葬,

独剩乌鸦,不死不生。

——德玛西亚古代诗歌,作者佚名

一切都要从老休巴德讲起,变了味的蜜酒把他喝得酩酊大醉,估计又回想起了某场模糊的战斗,八成是他当了逃兵的那一次,于是他就把自己锁在金坡镇郊外的某个茅草房里。戴维尔想把门撞开,他这个邻居可真够意思,但那个可怜的老骨头居然还有把子力气,全身顶住门板,嘴里念念有词地说着什么身高、什么蜘蛛、什么被鸟给啄死。谁信他呀,能啄死他的也就酒瓶子了,所以我们就都回家了,换谁都会觉得,晾他一天,这混球自己就清醒了。

就一宿,全变了。

第一声惨叫,全镇的听得见,就像是谁扒开了休巴德的胸膛,掏出了他一辈子的惨叫。随后是第二声,几乎一模一样——但却更惨烈。声音高得刺耳,就像麻布袋包着锈铁,用像是人的语调,喊叫着像是人的字句,直到面包师的老婆哭喊一声,“法师!”然后就乱套了。人们纷纷拿起武器,镇长——如果这破地方的头头配叫镇长的话——向着集会大厅里一通乱射,家家都不管不顾、手忙脚乱地堵上窗户,老一套。自从冬爪侵袭北方以后,这种事已经发生一百次,没准都两百次了。寻常百姓,只要有点魔法的风吹草动,就吓疯了。

我要说的是,出事的时候大概都这样。但出再大的事也有兜底的,但金坡镇出的事,干脆底掉兜不住。

不信?

你自己去瞅瞅。金坡镇已经没了。

没工夫等你瞅,我就接着讲了,接下来就要对不起戴维尔了。跟你讲,戴维尔以前是个探子,当时咱还觉得弗雷尔卓德绥靖政策有多光彩呢,后来他又继续效忠国王,远走恕瑞玛和蓝焰群岛。是个见过世面的。多亏咱在大西边,咱这穷乡僻壤的,最凶险的不过是孵化季节过后走丢的龙禽,可能再算上个把晒黢黑的土贼,但戴维尔可见过外面的凶险。世界有多险恶,你做梦都想不到。于是他集结了所有愿意听指挥的人,组织了一支民兵团,打算把那些作怪的“法师”就地正法。

他的计划很简单:天一亮,我们就全体出镇巡逻,两两一组,不落单。当过兵的主事,让我们有盼头,让我们觉得能打。为了国王为了国家!哇呀呀德玛西亚那一套。

谁知天亮的时候有一家人全没了。

五口人,一个不剩。农场七零八落,围栏里的牲口全被宰了。门全是从里面反锁的,窗户也都栓上了。他们就那么没了。镇长叫全镇集合开会,两个雇农没来。戴维尔去排房叫他们,有什么玩意应了一声。但并不是他们。声音很像他们,但却让人感觉是硬挤出来的,就像那种破旧上锈的铁笼,嘎吱嘎吱、呛啷呛啷、哗啦哗啦的声音,怎么停也停不下来。

到这个时候,大伙都害怕起来了。有个愣头青拿着把剑就闯到田里——没了。另一个人跟在他后面——没了。铁匠想出了一个好主意,他要快马赶到安珀菲尔,叫卫队过来,可他在那条出镇的老商路上刚跑一半,就被马甩了下去,然后被什么东西拖进了排房里。戴维尔大喊他的名字,问他有没有事,然后那个恐怖的声音又应了,说它要一路赶到安珀菲尔叫卫队过来。

戴维尔又问了一遍,它又说:“我要一路赶到安珀菲尔叫卫队过来。”

那个声音邪乎的很……就像在你脑瓜里拧别针,搅着脑浆,直戳到更底下的黑暗。大伙的脸色全都变了。大人们抱紧孩子,慢慢向后退,有的干脆拔腿就往家跑。那个声音足以扒下一个人的所有防备,只剩下赤裸的魂,即使是烈日当午,也心惊胆寒,瑟瑟发抖。感觉就像被它抽走了什么东西。它渴望的东西。

一个小姑娘说她看见田地里有人站着,就站在我们插稻草人的位置。谁还关心那个呀,而且当时大伙都太慌乱,都没在意她说的话。

我们太傻了。

天色暗下来,镇上半数的房子都门窗紧闭。你能听到人们在里面窃窃私语、喃喃嘟囔、嗤嗤傻笑,像疯子一样,说的是什么……我不确定。蛇。闪电。黑暗。墙壁倒塌。刀刃。大海。他们一边在狂笑,一边在尖叫,听上去每个人都疯了,就像被困在了房间里,和另一个可怕的自己共处。听上去就像每个人都被困在了同一个噩梦中。

然后灯火开始熄灭。一家又一家,门窗都挡的严严实实,但灯火都无力地熄灭了。然后他们的声音也开始消失,人们的突然安静下来,只剩下一个声音。某个东西在老铁匠铺后面沙哑地叫。自言自语。说着什么蛇。闪电。黑暗。

戴维尔,那个可怜的傻蛋,他带着民兵团冲了进去。然后……我也和他一起。我拿着刀。我还提着灯笼。但排房又长又深,灯笼的光在四面八方照出影子。

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。我看到了一张脸——应该是脸。有什么东西在和我对视,就在戴维尔前头,但他却似乎看不见它。就好像只有我能看见那张脸。一张彻底歪斜、扭曲的粗麻布脸,嘴里吐着锈铁的尖牙。在它后面……是某种庞然大物。瘦长的腿支撑着铺开的身子,上百只活蹦乱跳的黑鸟在一个旧笼子里扑腾,我认识那个笼子,是我们去年扔进树林里的那个。然后我看到了眼睛。许多许多眼睛。

现在金坡镇已经不剩人了。如果我后面没人出来……那我就是唯一一个活下来的。他们的惨叫声在我背后渐渐静下来,血红的光从苞米穗之间透出来——回荡的都是瘆人的咬牙声、惨叫声、还有猪和马的痛苦嘶嚎……

还有乌鸦!上百只——上千只乌鸦!但它们并不是乌鸦,你还不明白吗?它们是烟雾冥火!它们不是真的!它们不可能是真的……

它们在跟着那个声音!那个深沉、轰鸣的声音一直藏在最下面!你还不明白吗?你还——

噢,神啊……戴维尔!我把他忘了!我把他抛下了——在排房里,在那个可怕的稻草人身边!大伙——他们全死了!神啊,神啊,它一定在跟踪我。只要它尝了你的恐惧,只要它认识了你,它就绝不会松口。它不会放过你,它不会——

哪来的说话声?

你们能——

你们听不见?

……戴维尔?

原文链接
2
收藏

精彩评论

  • 哈密瓜HarrY 2020-04-02 14:27
    赞(7) 回复 举报 4#

    兄弟的害怕把兄弟打在公屏上

全部评论(7)

  • CrownUp 2020-04-02 12:57:10
    赞(2) 回复 举报 1#

    你说你小说写的这么好,干嘛去做游戏

  • 陷阵之志 2020-04-02 13:47:37
    赞(0) 回复 举报 2#

    害怕

  • 是多少 2020-04-02 13:49:31
    赞(2) 回复 举报 3#

    欧洗给欧洗给

  • 哈密瓜HarrY 2020-04-02 14:27:00
    赞(7) 回复 举报 4#

    兄弟的害怕把兄弟打在公屏上

  • L257360 2020-04-02 14:38:40
    赞(0) 回复 举报 5#

    故事挺好看的

  • 莫日天 2020-04-02 15:22:05
    赞(0) 回复 举报 6#

    害怕

  • debug专员 2020-04-02 15:26:52
    赞(0) 回复 举报 7#

    是多少:  欧洗给欧洗给

    老克苏鲁了

手机号不正确
发送验证码 验证码错误
  • 登录密码输入有误*
    已经阅读并同意《玩加使用协议》

    已有WanPlus账号?立即

    关于玩加 · 加入我们 · 联系方式 · 合作伙伴

    Copyright © 2015-2019 WanPlus. All rights reserved. | 北京玩在一起科技有限公司 | 京ICP备15017424号-1 | 京网文(2019)0898-084号 |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B2-20191137